主办: 攀枝花日报社主办 爆料: 0812-334444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 0812-3344444 举报邮箱: scpzhrb@163.com

标题

新闻聚焦 时政 社会 理论 即时新闻 本土  国内 国际 专题汇总 康养 社区 公益 活动
权威发布 区县 园区 服务 本网直击 融媒体 直播 视频 生活动态 教育 房产 文体 资料
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> 社会
2020年根答友人砚问

时间:2021-01-23 来源:非钒钛度客户端


  □俞飞鹏

  面砚石,刻砚,石还是那般皮顽,不屑,纷恼。

  一段,石叠起,一块块直窜往高处。花开了雨去了,云卷云舒,曾经兀自凸出的山一样尖尖,成了矮小石堆。

  刻刀,一年年短了。

  砚,一方方出,不觉间。

  刻砚,如何,怎样?可以乎?

  友人问。我想说还行,还可以。只一下,却不知择何说起,向何而说。刻砚,我也想说说刻的一般般不怎样。确乎,其时我蹦出有这想。只是我知道,一下的说,不好说清。

  见过一砚。因是很久远的以前了。

  砚是私人旧藏。便无约定,只是路过一儿时门巷,遇熟人,于是见了那砚。

  砚,灰褐色,随形,长、宽约20公分。砚堂有累月经年的研磨旧痕,图饰以及边沿有残损,凹缺。石色看,砚类端,工脚看又非。

  砚面,雕刻有葫芦,云龙。整方砚,刻雕粗放。池堂是,云龙是。

  雕砚,粗刻亦或细,高浮,镂空,琢素,刻花,都是雕。雕砚的粗或细,深或者浅,时是刻砚人的刻意为之,所擅所长,心摹手追方向。时,只是一有心无力,无可奈何。刻砚,行达一定层级,砚手注重的不仅在刻,雕,刀工,还在一砚题材与砚的和合,分与。譬似池堂与题材的和濡,融合;譬如高点与低点的细分,分寸。

  制砚,一路踉跄行到明清,刻工看着已细致精微。譬是清人造的端石云龙,云,刻多绵细,布列多见有功力的勾连。又,其时的端人刻云,稀见有墨笔渲染,盖少有抒情,迷离,朦胧。云,必一朵朵具体,锦灿,以烘托气氛,以凹挑出云里那龙。

  这砚,葫芦雕刻点到,随心,像画家的毛颖一挥,简直一派天真。云,只三、二朵,雕造一般。龙,无龙爪龙身,只刻了一龙头。

  葫芦,云龙,两不相干的题材,噫,如何就一齐搁在了一砚里?

  刻砚,刻什么,关乎好。人,各有各好,人好万殊。好不同,砚便不一定同。况人,一时还有一时的好。

  刻砚,刻那一时,还相关砚手对砚的知认把握,关乎生计,日子。

  亦或这人,平生就好那葫芦。好葫芦的佛性,仙气;好它的意蕴,风致。所以原本雕龙的这砚,顺带着便刻雕上了葫芦。

  看这砚的那年,我才30出头,刻砚,正徜徉在细致一路,欢喜一砚的工、细,下刀有法。其时的我刻砚,时不时的会觉得有一东西,无明,无着,无有形态,常神出鬼没,直在眼前晃荡,不时的这东西还会莫名地敲打我一下,这样的打,常打得我不知刻砚,无有着落,下刀直像喝醉酒了。

  那次,看那砚,好像我也被敲打过了。那下,让我没太在意葫芦的滋味灵性,没想刻砚人的景境,心思。只觉得那砚刻太粗糙,砚太残次。

  一次,外出,看不少砚。那些砚,或因为石多大块头,很多砚,雕造都大。

  我刻过大砚。知道刻大砚的那份刀刀皆辛苦。

  一砚,整个雕了很多深海鱼。鱼,任团的条的,威风的,渺小的,一一都高兴,快活,都朝一方向乐呵游动。又一砚,石厚重,那样一厚重砚石,砚,本也可以刻得厚重的,但那砚,就刻了一池生机勃勃青荷。

  刻砚,古人今人,来复去。

  刻砚,想刻葫芦,想鱼之乐,想让一池荷叶生机勃勃,刻就是了。

  刻砚固有刻的如何,怎样,自不一定都如何,要怎样。

  便因刻砚,我们须得寻那砚石,越岭翻山,调理石形,成其砚样;须得心境寂然,相看把握,勾画图形,一点点一步步,慢工细作。刻砚,让经由此等性状格势的我人,日复一日放慢了许多物事浮挑,平添了些许山坞清风,斯文静气。便因砚,刻只面砚石只管刻刀,只由心。一天天只交道砚石。我和石无须三刀两面听话听音尔虞我诈你防范我我提防你。我刻砚,一径刻,砚刻我也是。无形中,刻砚的我等多了些自在,淡然,天真,纯净。

  世上事,不自在处何多也,一生中,人又何必多不自在。

责任编辑:梁芝羽 审核:吴蔚

网站联盟

关闭